christianlouboutin| christianlouboutin官网| christianlouboutin中国官网| christianlouboutin口红| christianlouboutin价格| christianlouboutin鞋

christianlouboutin

Christian Louboutin在本质上是一个清道夫

时间:2016-12-16 19: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克里斯提鲁布托(Christian Louboutin)在本质上是一个清道夫。这位大名鼎鼎的法国女鞋设计师喜欢周游列国搜集玩物从埃及旧沙发、英国农场椅、亚马逊羽毛、非洲面具、巴西中世纪古董

  克里斯提·鲁布托(Christian Louboutin)在本质上是一个清道夫。这位大名鼎鼎的法国女鞋设计师喜欢周游列国搜集玩物——从埃及旧沙发、英国农场椅、亚马逊羽毛、非洲面具、巴西中世纪古董到大马士革瓷砖,可谓无奇不有。他将这些“宝贝”统统藏在巴黎的一处仓库里,每隔一阵子便前去欣赏把玩,好似跟老友叙旧一般;每新置一处房产,到仓库里挑挑拣拣,总能找到合适的内饰或摆设,好似量身定做一般。

  时至今日,现年48岁的鲁布托依然享受着“在路上”的乐趣,于他而言,“有机成长”永远都是一个未完待续的故事,就像今春落成于法国旺代区的Christian Louboutin鞋履档案馆一样。

  鞋履档案馆

  将私人宅邸变成公共博物馆?克里斯提·鲁布托就敢这么干!其20余年来的心血结晶——8000多双款式各异的高跟鞋如今均被收入鞋履档案馆之中。所谓档案馆其实是由鲁布托私人寓所——13世纪贵族庄园Chateau de Champgillon中的橡木谷仓改建而成。琳琅满目的定制鞋架配上自开罗跳蚤市场淘得的苏伊士运河探照灯、在巴黎古玩店尘封多年的古印度洛可可式圆柱、来自墨西哥城的阿兹特克图腾柱,透出一股沉淀下来的雅痞味儿,还有那如丝如缕的异域风情。“我总想着可以把它们用在某些地方。我喜欢先下手为强,怎么派上用场是以后的事,我可不想因为错过而后悔不迭。”鲁布托如是说。

  想来他不必担心错过于后花园中怒放的奇花异草,经当地工匠的妙手回春,它们已成了点缀鞋架的干花饰品;几乎挂满了整面墙壁的裸女摄影图则是鲁布托与好友大卫·林奇的合作成果,足蹬Christian Louboutin的模特儿显出一股“拜鞋教”的痴狂气来。鲁布托还计划为鞋履档案馆聘请专业策展人,以便为学生和研究者提供更多的活动空间与灵感来源;若是将未来10年内的100多场时装秀都计算在内,最终展出的女鞋数量将超过14000双;届时,档案馆亦有可能向普罗大众开放。“要么扩建展馆,要么彻底退休。”鲁布托信誓旦旦地宣布。

  有机成长

  然而,谁也不会把鲁布托的“退休”宣言当真。少年时他便立志成为鞋履设计师,16岁时辍学前往巴黎着名夜店Le Palace“体验”时尚,他在Charles Jourdan获得了人生第一份工作,大师Roger Vivier对其青眼有加,更为其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开办个人回顾展;年轻的鲁布托却意识到自己不愿再为任何人做嫁衣。1992年,Christian Louboutin公司在巴黎开张,两个月后便借摩纳哥公主卡洛琳之东风一炮而红。

  此后20年中,Christian Louboutin令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珍妮弗·洛佩兹为它而歌,莎拉·杰西卡·帕克穿着它披上婚纱;即便是大腹便便的贝嫂,亦离不开它的防水台;浪漫小说家丹妮尔·斯蒂尔更是一口气买下80双Christian Louboutin,其收藏规模已快要赶上鞋履档案馆。

  兴之所至,一挥而就——鲁布托的设计风格与其“冲动收藏”几乎如出一辙。印度纱丽、非洲工艺品、埃及科普特人的十字架、奥斯卡·尼迈耶(Oscar Niemeyer)的地标建筑、卢西奥·丰塔纳(Lucio Fontana)的油画细节……看似信手拈来之物,亦可点燃灵感的火花。

  Chateau de Champgillon花园亦是一处重要的灵感来源。很少有人知道,一心想做女鞋设计的青年鲁布托还是一位自学成才的园艺师。万紫千红的花园赋予了他“发现色彩的眼睛”,“色彩与材质的混合、高光与亚光的对比”,一切都是如此奇妙。在自传《Christian Louboutin》中,鲁布托写道,“直到今天,每次闭上眼睛,我看到的不是丝绒与缎面的拼接,而是三色堇的色彩厚度——镶白边的深紫红,衬着一旁的绿叶红花,便成了Christian Louboutin的颜色。”

  就连鞋履档案馆的诞生亦是计划外产物。彼时有时尚达人慕名而来,要求参观鲁布托的鞋履收藏。后者将来客引入地下室,兴致勃勃地打开第一只盒子,却发现貂皮镶边的中式织锦鞋已被老鼠啃得面目全非。“他冲着我大吼大叫,‘这全是你的责任!这些艺术品是如此美丽,没错,它们属于你,但它们同样属于时尚史!好好保护它们!’”鲁布托回忆道。正是在那时,他开始意识到,“守护”其实是一种义务,需要守护的不仅是那些精美的艺术品,更是其所代表的漫长的生命历程。

  春秋季的大部分周末和几乎整个八月,鲁布托都在Chateau de Champgillon中度过,这里是他的天堂后花园,也是他给头脑充电的地方,他喜欢一面锄草一面进行发散性思考。

  “我总是想明天会怎样,我甚至没想过下一季会怎样。”如今Christian Louboutin已成长为拥有全球55家分店的跨国集团,伦敦设计博物馆的Christian Louboutin回顾展亦在短短一个半月内吸引了38000余名观众,鲁布托却坦言 “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撑到第20个年头”。

  然而,这正是其“有机成长”哲学的一部分:不勉强、不矫饰,顺势而为,随遇而安。这亦是其父——一名出色的细木工所传授的人生智慧:“木头有自己的纹理,顺着纹理刨切,会有美丽的成果;反着干就只剩下碎木片。”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